主办:中共衢州市委宣传部

衢州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中心

王建生,男,汉族,1978年12月出生,塔石初中团委书记,龙游博友爱心社负责人。

推荐单位 龙游县文明办


事迹概述: 王建生是一个平凡且有梦想的老师。他是个班主任更是学生们的大哥哥,做的最多的是对学生的爱护。在学校,是“爱心•信心”双心教育的践行者,是学生可亲可敬的大哥,通过心灵辅导帮助困境中的学生重树信心;在社会,是“奉献、友爱、互助、进步”志愿精神的实践者,2010年组建龙游博友爱心社,参与各类志愿服务活动,多次担任亚太汽车拉力锦标赛龙游站先遣组负责人。每年暑假,他都要抽出时间走访到偏僻的农村,寻找生活贫困急需资助的孩子,为那些孩子寻找资助对象,为不少孩子带去了生活的新希望。

详细内容:


爱心扬师风


王建生,男,汉族,1978年12月出生,塔石初中团委书记,龙游博友爱心社负责人。王建生是一个平凡且有梦想的老师。他是个班主任更是学生们的大哥哥,他常和学生说:“希望当你走完人生的历程,能得到你是一个好人的评价。”他做的最多的是对学生的爱护,每逢周末,他就开着车,坚持走访帮助贫困生。此外,他还是一个热心公益的志愿者,先后参加汽车拉力赛、龙游青年志愿者协会、龙游博友爱心社等志愿者活动,每年坚持参加各种公益活动,贡献着自己的绵薄之力。

在学校,是“爱心•信心”双心教育的践行者,是学生可亲可敬的大哥,通过心灵辅导帮助困境中的学生重树信心;在社会,是“奉献、友爱、互助、进步”志愿精神的实践者,2010年组建龙游博友爱心社,参与各类志愿服务活动,多次担任亚太汽车拉力锦标赛龙游站先遣组负责人。每年暑假,他都要抽出一部分时间走访到偏僻的农村,寻找生活贫困急需资助的孩子。搜集完所有的资料后,另一边,他又要跑前忙后为那些孩子寻找资助对象。5年多时间,他走访了塔石、小南海、横山、石佛、溪口等乡镇,为不少孩子带去了生活的新希望。

王建生创立的龙游博友爱心社是一个纯民间的公益组织,本着关爱、帮扶、传播、快乐的宗旨,主要致力于帮助龙游地区的贫困学生。爱心社从2012年4月成立以来,先后走访贫困学生100余名,帮助数多名贫寒学子重拾希望。久而久之,手头上有需结对的孩子信息时,同事会告诉他,有些家长甚至直接带着孩子找到了他。

在王建生的记忆里,有个叫苗苗的女孩让她印象极为深刻。

苗苗的家在小南海,王建生遇见她时,苗苗正念小学四年级,她和弟弟、妈妈住在一个矮小只有三面墙的破房子里。苗苗的父亲因为犯事被判刑10年,母亲在隔壁一个不景气的鞋厂里打工,她的家境很不好。初见苗苗,这个长得挺可爱的小姑娘却一脸木然,问她任何问题,她都低头不语。

苗苗这样,妈妈也不开心,便向王建生以及同去调查情况的“吉普哥”几人数落起自己的女儿,大意思女儿学习越来越退步,让她操碎了心。王建生坐下和苗苗又细细聊了几句,大半天的时间,苗苗终于挤出几个字:“看不清黑板上的字。”这下,王建生他们心里就有数了。

第二个周末,王建生和“吉普哥”几人又来到了苗苗家,带着她到县城眼镜店配眼镜去了。验光师一检验,苗苗的近视度数竟有400度!一两个小时后,苗苗的新眼镜戴上了,马上随手拿起柜台上的杂志翻个不停,脸上笑开了花,那神情和王建生第一次接触到的苗苗简直是判若两人。

和苗苗相似的还有一个叫小关的男孩。小关的家境也不好,家里的房子裂了条大缝,就连吃饭的饭桌也发霉了。王建生他们去时,小关也是不声不响的,脚上穿着一双一个学期都没有换洗过的“黑球鞋。”后来从家长口中得知,小关最想要的就是一双球鞋。次日,他们赶紧买了两双新球鞋送过去。那时的小关也不怕生了,当即换上新球鞋,不知笑得有多欢。

苗苗配上新眼镜,小关穿上新球鞋,这些画面,王建生只是让它们留在了脑海里。其实当时苗苗配眼镜时,团队里有人提议请媒体来报道,后来经讨论还是被否决了。

“那些孩子大多自尊心很强,不能伤了他们。”王建生说,有大部分贫困的孩子不善言辞又内向,问他们一些问题,他们也不喜欢回答,特别是问到家里的情况时,回答声都细声细语的。“即便是孩子,他们也不想把弱势一面暴露在他人面前。”王建生他们希望孩子在受到资助时,能尽量保留有自己的隐私,照顾住他们的自尊心。

曾有一段时间,王建生因为忙碌无法细致地“匹配”孩子和资助对象时,他曾设想过把搜集到的贫困生资料放在网站上供给一些企业老板挑选“结对”。思索再三后,他还是放弃了,“孩子不是商品,不想他们像商品那样被‘认购’。”正因为这样,比起其它一些团体,王建生“中间人”的成功率显得要低些。

多年的班主任工作让王建生更信任自己的“双腿和双眼”搜集资料,这也正是当时他做这件事的初衷。曾经,王建生的班里有对龙凤胎的姐弟,每年开学交学费时,孩子们的妈妈总会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掏出被折叠得整整齐齐的300元人民币交给他,另外一部分还得等有钱了才能补上。接过这笔钱时,王建生的心里就特别难受,有几个学期是王建生偷偷给垫付了。

“父亲不在,母子三人挤在一间小平房里。”王建生靠个人的力量根本帮不了这个家庭。后来学校虽免去了这对姐弟的伙食费,但他发现这样仍不够。曾经在麦田的他认识了一些热心人士,王建生和他们聊起这些情况时,企业老板们都很支持,让他放手去做。后来便发展成王建生负责搜集资料,企业老板负责资助的分工。

如今,王建生的这个团队已发展成有50余人。暑假来临时,王建生开车,带上一个记录的、拍照的人一起到农村搜集贫困生的资料,了解学生家长的身体状况、家庭收入等,“只有实地真实去了解,才能保证把钱用到最实处。”

每次出发时,王建生和朋友们都有个约定:“一定要蹲下身或者坐下来和孩子交谈,了解完情况后还得给孩子一个拥抱。”看似简单的动作,却是王建生和伙伴们每次出发时都必须要做到的。

“我们从来不和家长作任何资助的保证,能帮到的就帮,不能的也不会勉强自己。没有压力,单纯地做公益,这是一件快乐的事情。”王建生想默默地做这些事,不想被人认出来;帮助过的那些孩子,更不希望因为媒体的曝光让他们的自尊心受伤。所以,他拒绝媒体索要图文资料。就为他们还在坚持着的“单纯”,让大家感动,也祝福博友爱心社越办越好。